中央八項規定的出台和反“四風”的開展,讓社會風氣煥然一新。隨之而來是部分公務員“叫苦不迭”,認為自己工餐飲設備資太低,曬起了工資條。然而,同情聲甚少,“吐槽”頗多。這種現象也成為2014年全國兩會代表委員熱議的話題。
  網洗碗機友“吐槽”:
  公務員衣食住抗癌食物第一名行都不花錢
  “據我所知,公務員的工資真心不高,記憶體但津補貼不少,因此收入也不能算低。”全國政協委員何偉說,“當然,我說的是光明正大的合法收入,不包括那些‘隱性福利’。”
  以國家某部委的公務員王然為例,33歲的他正科3年,月收入5400元左右,年收入大約6.7萬元。其中,工資只有1900元左右,其他都是津補貼。“津補貼中大頭是房補,每月1000元。”王然告訴港式飲茶記者。
  何偉委員表示,津補貼占公務員合法收入的大頭本身就是一個很“奇特”的現象,更為關鍵的是津補貼不透明,有時工資條連公務員自己都搞不明白——這個月多一項這個,下個月多一項那個。
  一些津補貼更是巧立名目——某機關單位僅通信費就設置了“住宅公務電話包乾費”“無線通信工具補貼”“通信補貼”“特殊通信費”四個補貼項目——只是埋怨工資不高,閉口不談津補貼,難免遭人質疑。
  當然,大部分公務員即便加上津補貼,收入也不高。而除了不規範的津補貼,網友還“吐槽”稱,公務員衣食住行都不用花錢,“連衛生巾都發”,收入即便中等日子照樣很滋潤。
  全國政協委員胡漢平說,這種現象的確存在,而且往往出現在擁有審批權、執法權、征收權、罰沒權的部門。對此,公務員群體的意見也很大。“同一個地區,不同部門待遇差距很大,甚至相同部門不同崗位待遇差距也很大。”胡漢平委員說。
  何偉委員表示,八項規定的出台和反“四風”的開展,公務員亂髮津補貼的現象得到規範,公款吃喝、公款旅游、公車私用等“隱性福利”很大程度上地得到遏制。“由此看來,部分公務員被破除‘隱性福利’後才知道自己收入不高,引來網友‘吐槽’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  特權不改 隔閡何以消除
  “很多公務員享受公費醫療,不繳納養老保險退休金反而很高,這些也是公務員一‘哭窮’就被‘吐槽’的重要原因之一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寶豐縣鬧店鎮法庭庭長朱正栩說。
  這位代表認為,一方面,這些待遇摺合成現金本身恐怕不低;更為關鍵的是,儘管其形成有著種種複雜的原因,但結果卻是產生了一種類似公務員集體“脫離群眾”的感覺。
  “這樣那樣的‘特權’是造成公務員群體與其他群體產生隔閡的深層次原因之一。”朱正栩代表說。
  應該看到,長期以來,我國一直致力於推進公務員社會保障各方面的改革,然而由於種種原因,給人的感覺總是“雷聲大、雨點小”。
  “除了特權,更受人詬病的就是貪污腐敗,即便只是個別現象,卻著實是‘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’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南羚銳製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熊維政說。
  王然表示,自己理解針對公務員的“吐槽”,但也希望網友不要以偏概全。“90%以上的公務員其實就是職員,不是‘當官的’,更沒機會貪污腐敗。”王然說,“而且,大部分公務員對那些‘表叔’‘房嬸’也是深惡痛絕。”
  增強互信 應回歸“在其位、謀其政”
  除了上述因素,公務員要求加薪卻被“吐槽”的另一重要原因就是“不作為”和“亂作為”。
  農民工討薪被各部門推來推去,小伙子辦個護照遭遇百般刁難,城管打小販“花樣迭出”,媒體電話舉報賣淫嫖娼卻無人出警……
  “從小了說,公務員拿著國家的工資,就要為人民群眾辦事,有的公務員連這樣天經地義的事情都不做,‘哭窮’不被‘吐槽’才怪哩!”熊維政代表說,“從大了說,公務員應該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,有些不但不服務,還變著法刁難人,這簡直是欺人太甚!”
  全國人大代表馬文芳認為,這些“小事”積累起來貽害無窮,尤其是在網絡發達的時代,被迅速傳播後,不但影響乾群關係,更敗壞政府形象。特別是一些部門和地方政府或是避而不答,或是遮遮掩掩,有的甚至弄虛作假,到頭來只會更加破壞政府的公信力。
  與這種對老百姓“不作為”“亂作為”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一些部門對行政審批事項“常抓不懈”。說到底,還是利益因素在“作祟”。
  記者採訪的代表委員普遍認為,公務員“曬工資”遭“吐槽”,其背後有著深刻而複雜的原因。公眾絕非僅是盯著公務員的工資,而是期待著公務員回歸“在其位、謀其政”。
  三個公務員的工資賬本
  記者日前採訪了三名公務員,分別來自國家、省、市三級政府部門,他們曬荷包,說福利,讓公眾從另一個側面瞭解這個身邊的群體。
  收入“高”度不夠
  遼寧省某市的處級幹部華蘇每月拿到手的薪水5000多元,其中包括1000多元交通、通信等補貼。
  華蘇說,這個收入高不高,要看怎麼比。如果和當地社會平均工資比,5000多元的收入也不算低,算是中高收入。但如果橫向和發達地區同級別公務員比,這個收入就不算高。“我幹了20多年收入還可以,但對於入職時間不長、級別不高的同單位的公務員來說,每月拿到手的收入也就3000多元。”華蘇說,這個收入就顯得並不高甚至有些低了。
  33歲的國家某部委正科級公務員張然對此顯然深有體會。“在北京每個月把房補、交通補貼等全算上5400元。你說算是高收入嗎?”張然說,國慶、中秋沒有過節費,年終獎就是第13個月工資,1900元左右。
  江蘇省某省級機關副科級公務員趙勇每月到手收入4950元。“這個收入在南京只能算得上中檔。”趙勇說,甚至要比南京市的區級公務員還要低一截。
  隱性福利日漸稀薄
  這三位來自不同層級單位的公務員表示,從“八項規定”到糾正“四風”,公務員的隱性福利越來越稀薄。
  華蘇說,今年元宵節連袋湯圓都沒有發。從去年開始,逢年過節發點東西的福利都取消了,下基層去調研吃飯也不上煙酒,更沒有什麼土特產。“作為機關單位,可能唯一保留的福利就算是食堂了,但也不是免費。”
  一頓飯幾元錢,對於“碩果僅存”的福利,張然能想到的就是食堂。“福利分房沒有了,經濟適用房遙遙無期,機會渺茫,工作不到10年根本不要想。”張然說,“北京房租這麼貴,我的收入一半多都交房租了。”
  趙勇認為僅存的隱性福利與單位、崗位、職位有一定聯繫。例如,教育廳的公務員孩子入托入學可能會好辦,衛生廳的公務員看病可能會方便些。“但這根本算不上福利,畢竟生活那麼多事情還要靠自己解決。”
  收入不高 為何不“下海”
  採訪中,有受訪對象告訴記者,如果把公務員比作一種水果,以前可以說好看又好吃,現在則是好看卻並不好吃。
  “也沒啥加班費,單位給的交通補貼,忙起來倒貼也是常事。”負責信訪工作的華蘇告訴記者,周末節假日加班就是家常便飯。
  在辦公室工作的張然負責文件管理以及公文運轉等。“加班就是領導一句話,從來沒有加班費。”張然說,公務員的工作量很難像銷售人員那樣去衡量。“我有個同事,辭職去了金融企業,年薪漲了10倍。”
  收入不高,工作強度大,為什麼沒有出現“下海”潮呢?趙勇說,雖然工資待遇沒有吸引力,但工作穩定,不用提心吊膽被“炒魷魚”。況且,大多公務員沒有繳納社保,轉行很難銜接;捨棄多年的工作經驗從頭再來,機會成本太大。
  張然表示,公務員仍是一份受人尊重的工作。“從某種程度上,心理上的優越感和滿足感會彌補收入待遇的不足。進入這支隊伍,沒有人會輕言放棄。”(註:文中公務員為化名)  (原標題:公務員哭窮 引發公眾吐槽)
創作者介紹

原木傢俱

dc11dceap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